世卫大会:日本为“核废水”辩解,中方严正驳斥

世卫大会:日本为“核废水”辩解,中方严正驳斥

2021年5月30日 Off By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我们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己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

日内瓦时间5月29日下午,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WHA)举行乙委员会第7次视频会议。日本代表团成员在会议最后答辩阶段,两次试图为福岛核废水问题辩解,但均遭到中方的严正驳斥。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包括美国、欧洲多国以及日本在内,都提到了近期西方部分政客和媒体热炒的“实验室安全和泄露问题”。

左为日方代表,右为中方代表 视频截图

当天早些时候,中方代表团在会议上指出,日本想要将核废水排放入海,未与周边国家充分协商极不负责任,不仅直接危害中国等周边国家人民切身利益,也严重威胁全球公卫安全,要求撤销这项错误决定。

随后,日本代表团成员在乙委员会第七次会议最后的答辩阶段,突然主动申请答辩,并为日本政府将核污水排海的行为辩解:“我想就中国代表‘废水排海’的发言进行答辩。我们这样做是透明的,也是有科学证据的。我们已经收到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结论,他们认为这样做符合国际规定。”

他进一步辩解称:“我们这么做,符合国际做法和标准,完全考虑到环境、健康和人的安全。国际原子能机构要求加强监测,而日本政府将继续努力,和国际社会一起努力,及时透明地提供信息和科学证据。”

不过,面对日本代表这番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发言,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成员丛泽有理有据地驳斥说:“一个多月前,日方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未全面公开相关信息,未与国际社会和周边国家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决定将核污染废水排入海洋的做法极不负责任。”

他援引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报告指出,如果福岛核电站含氚废水排入海洋,将对周边国家海洋环境和公众健康造成影响。同时,现有经过处理的废水中,仍含有其他放射性核素,需进一步净化处理。

“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也指出,福岛沿岸有全世界最强的洋流,从排放之日起57天内,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十年后,蔓延全球海域。绿色和平组织核专家指出,日方核废水所含的碳-14在数千年内都存在危害,并可能造成基因损害。”

德国海洋科学研究对核污水扩散速度和影响的模拟效果图。从图中可见,放射性物质会随着时间持续扩散,进而蔓延至全球海域。来源:GEOMAR

丛泽总结说:“因此,福岛核电站事故废水处置问题,不仅是日方国内问题。我们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己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日方)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再同各利益攸关方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中方将继续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双方发言结束,会议主持人原本已打算结束答辩。此时,日方突然要求再行使一次答辩权。但这一次,日方代表只是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我们要强调,我们采取的措施是符合国际标准和做法的,我们也能重视民众生命的安全和健康。我们一直指出,我们和国际社会一起努力,并且是透明的。”

按照规则,中方也最后进行了一次答辩并反驳称:“事实证明,日本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上的处置一次次失信于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让我们不得不对日方所宣称的‘安全处置’的合理性、科学性,以及提供数据和信息的真实性、可信性,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核废水排海,不能成为第一选项,更不能成为唯一选项。日本应对全人类的健康和生态负责,重新审视并收回错误决定。”

实际上,正如中方所言,多项科学研究显示,日本核废水排放入海,是种对地球环境和人类健康不负责任的做法。

此前,受《海洋污染通报》邀请,中国、荷兰、乌克兰、韩国、西班牙、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多国科学家联合组成科研团队,对日本核废水排海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了评估。近期,这一研究也在《海洋污染通报》上发布。

预测成果显示:首先,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废水主体在进入海洋后将随洋流不断向东输运, 4-5年后可抵达北美沿岸,然后沿海岸向南、北输运。 其中,向南输运的部分将 在10-15年后随海流返回西太平洋海域。

有日本学者指出,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核污水排入海洋会影响到全球鱼类迁徙、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因此这一问题绝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而是涉及全球海洋生态和环境安全的国际问题。

福岛核电站 人民日报图

此外,也正如中方代表所言,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此前在处理福岛核事故的问题上,有着诸多“黑历史”,就连日本本国民众也并不信任东电。

例如,4月日本政府正式做出排放核污水的决定之后,福岛县渔民愤怒的声音此起彼伏。相马市松川渔港的一位渔民怒斥,“(真的排的话,东京电力公司就)违反了之前的承诺了!”

日本核废水事件再起波澜!赵立坚回斥:接入日本水网,自己享用! (来源:~)

        

历史上,在3.11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因处理不力,决策失误,遭到各方热议。

推荐阅读:

布林肯”点赞”日本排放核废水的真正原因被美媒曝光

不久前,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将向太平洋排放超过100万吨核废水。由于担心水中的放射性物质会对海洋环境造成影响,包括日本本国国民在内,大多数人都极力反对菅义伟政府这一决定。

美国却“画风清奇”。不仅不反对,国务卿布林肯还在推特上为日本“点赞”,表示“感谢日方在决定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问题上所做出的出公开透明化的努力”。

不少人猜测,这是因为美日双方为了保持“统一战线”而达成了什么协议,才使得一直以“环保爱好者”身份活跃于全球的美国抹下老脸,力挺日本破坏环境的做法。

不过,随着最近多家美国媒体自曝本国曾向太平洋倾倒大量DDT杀虫剂废料,并隐瞒事实数十年,大家才恍然大悟:

美国自己就不干净,与日本是一丘之貉。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美联社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等媒体报道,美国海洋科学家在美国南加州附近海域的海底,发现了27000多桶或含有滴滴涕(DDT)的废物。

DDT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1939年,DDT首次被德国科学家成功合成。1948年,瑞士化学家保罗· 赫尔曼·穆勒因为发现了DDT的杀虫功效而斩获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DDT生产简单,价格便宜,效果极好,便于储存,从它上市以来,就被广泛用于农业杀虫,以及防止疟疾传播。

在当时,由于能够有效杀灭蚊、蝇、虱、蚤等害虫,遏制了霍乱、斑疹和伤寒等疾病在欧洲的大流行,之后又在全世界成功控制了疟疾和脑炎的传播,DDT甚至与青霉素、原子弹被誉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三大发明。

然而,到了1962年,一位名叫蕾切尔·卡逊的生物学家指出,DDT极难降解,会富集在动物的脂肪里,并随着食物链进一步叠加,直到浓度超过生物的可承受范围,最终引发癌症。

自1970年开始,各国逐渐禁用DDT并争论DDT的毒性,而后于1996年到2000年肯定了DDT有害,酝酿全球消除这一产品。

但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生产DDT的公司,已经悄悄将制造DDT时产生的有毒废料排放进了大海当中。

1979年,加州索萨利托海洋哺乳动物中心医院发现,附近海域的成年海狮有四分之一都被癌症缠身。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发现,在绝大部分患癌海狮的脂肪内,都发现了含量极高的DDT。

而美国最大的DDT生产商,蒙特罗斯化学公司,就位于这些海狮受到危害的地方。

从1947年到1982年,这个公司在生产DDT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有毒废料,没有人知道这些废料究竟去了哪里。

只有一些过去的航运日志表明,南加州的工厂曾把这片海域当成可以随意倾倒的“垃圾场”,不过并没有得到证实,也从来没有人找到这些污染物的确切位置。

直到今年3月,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者利用海底无人机在这片海域发现了2.7万多个“桶状物体”。科研人员立刻想起了那些关于航运日志的传闻。

这些桶子的存在,意味着运输日志上所说的极有可能是真实的。

根据运输日志显示,美国向太平洋里倾倒DDT废料并不是偶然性事件,而是长达几十年的漫长过程。

这些铁桶经过海水长期腐蚀,早就失去了密封的作用。不仅如此,航海日志记录还显示,如果有铁桶没有装满、不能自行沉没的时候,船员会主动劈开铁桶,让它能够自由下沉。

事实上,从拍回的照片上也能看出,储存桶上有明显的人为凿开的痕迹。

研究人员对附近的沉淀物进行了采样分析,发现这里的DDT浓度远超过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规定的阈值,其中一处污染水平甚至达到阈值的40倍。

经过进一步的考察,研究人员们估计,大约有350吨至700吨DDT被倾倒至海洋内。

考察队首席科学家、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海洋物理实验室主任埃里克·特里尔说,污染物覆盖的海域(如此之大)“令人惊愕”。

上个世纪,美国的“国鸟”白头海雕差点灭绝,当时就有观点认为应该是DDT导致,但并没有发现这个巨型DDT废水桶“坟场”。

如今看来,之前许多难以解释的疑惑,很可能都与这片海域的DDT废水桶有关。

早在日本之前,美国就已经干过污染物排海这种缺德事了。不仅干过,还瞒了全球几十年。

或许,这才是美国“感谢日本公开透明”的真正理由吧。(国防时报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