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特鲁多声称冬奥会是“向中国施压的机会”

不装了?特鲁多声称冬奥会是“向中国施压的机会”

2021年6月6日 Off By 观察者网

2022北京冬奥会正在积极、紧张地筹备当中,而国外个别政客、媒体借题发挥,用莫须有的理由诋毁中国的行为还在继续,“将体育政治化”的企图暴露无遗。

5日,英国路透社发布了一篇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背书的文章,声称“北京冬奥会是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的机会”。

这是特鲁多在接受《多伦多星报》采访时放出的言论,他还声称“尤其要在北京举办冬奥会的节骨眼上,找G7抱团,向中国施压”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中,包括特鲁多、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内的西方政客,针对北京冬奥会所谓“人权问题”的一系列措辞,只不过是“自娱自乐”,在国际社会鲜有附和者。

就连他们本国的奥委会,都是持反对态度的。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5月评论佩洛西的相关言论是“恶臭”的,是完全不合理的外交。

北京体育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秦彪生此前在《光明日报》撰文称,将所谓的人权问题与北京冬奥会挂钩,将体育运动政治化,既违背奥林匹克宪章精神,也是对国际人权事业发展的扭曲和破坏。

拿所谓的人权问题来做文章,以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只能是自我献丑、自欺欺人。

试图抵制北京冬奥会,损害的只有各国运动员的利益和国际奥林匹克事业,包括美国奥委会在内的国际社会是不会接受的。无论美国那些反华政客怎样肆意抹黑中国,怎样卖力鼓噪“组团”抵制,也无法从根本上影响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行。

当前,中国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育发展之路,充分发挥举国体制的制度优势,积极调动社会各方力量,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提供坚强有力的保证。全国上下思想统一、行动一致,形成合力,冬奥会所有场馆提前一年完工,一切都在有序稳步推进,得到包括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在内的共同认可。中国将以实际行动向世界证明,北京冬奥会必定成为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国际奥运盛会。

至于那些不断给中国泼脏水的反华政客们,奉劝他们多想想如何解决自身的问题,而不要总把心思放在琢磨别人身上,把智商用在一些不上台面的龌龊手段上。事实将会证明,自取其辱的只是他们自己。

今年5月初,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态,国际奥委会坚守《奥林匹克宪章》,反对将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化,愿同中方继续密切合作,全力支持中方如期举办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

6月3日,他又再次强调,以政治借口抵制奥林匹克以及运动会主办方的论调,是“缺乏敬意的最露骨表现”。这种做法违反了奥运会的政治中立原则,事实证明不会取得任何成果。

推荐阅读:

澳大利亚政客频发好战言论碰瓷中国,为拉选票?

又是鼓吹“全球战鼓已响”、又是放话要“介入台海冲突”,澳大利亚政客近期频繁发出“好战”言论碰瓷中国,究竟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港媒《南华早报》5日分析,这可能因为澳大利亚大选临近。莫里森曾放风称打算今年提前大选,并将展现对华强硬姿态、渲染并迎合“反华”情绪作为抬高支持率的手段。不过,澳大利亚学者、前外交官纷纷批评此举会加深对中国的误解。

“为什么澳大利亚警告会与中国开战?一个线索:选举近了” 截图《南华早报》

《南华早报》称,自去年疫情暴发以来,莫里森政府针对中国的“好战”言论持续升温,“甚至超过了美国”。新任国防部长达顿4月底公开炒作介入“台海冲突”的可能性;内政部秘书佩祖罗随后耸人听闻地宣称,全球“战鼓”正在敲响,澳大利亚必须准备好“再次派遣士兵去战斗”。

政治观察人士认为,这一系列表态背后,可能是莫里森政府提前应对明年大选的考虑。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煽动并利用民众对中国的“恐惧”,将发表对华强硬言论视作胜选的“中奖彩票”。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

澳大利亚下届联邦选举将于2022年5月举行。但莫里森今年年初突然放风称,会考虑2021年(下半年)提前大选,引发关注。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疫情期间推出的大量短期临时救济措施即将结束,中小企业或再度面临危机。因此有分析认为,赶在经济数据不再“好看”前举行大选,对执政党更为有利。

悉尼大学历史系教授詹姆斯·库兰认为,莫里森政府近期的一系列对华表态显示,他们意识到在下届选举中打“中国牌”有利可图。澳大利亚前外交官艾莉森·布洛诺斯基将这一选举策略归纳为:

“讨好美国,将中国渲染成澳大利亚的威胁,吓唬选民,坚持澳大利亚不会向‘威胁’屈服,将捍卫‘价值观’与‘基于国际秩序的规则’。”

另一名前外交官科林·赫塞尔廷注意到,自由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向来以立场强硬著称。“对于被视作威胁的中国,它(自由党)想表现自己是最强硬的(政党)。”

佩祖罗发表“战鼓说”之后,反对党工党党魁肖顿就批评其煽动性言论引发更多焦虑,但自由党籍的内政部长安德鲁斯赶忙出面为佩祖罗“站台”。

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佩祖罗

对于政客的出格言论,澳大利亚民间也存在支持土壤,部分源于澳大利亚国内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乃至种族主义。

库兰称,冷战思维、担忧本土遭受入侵甚至“黄祸论”等比喻“很容易被澳大利亚民众接受”,这些话语主宰了该国政坛的讨论,令其他处理对华关系的不同观点遭到压制。“为什么澳大利亚要用连美国和地区盟友都没有发表过的这类语言?”他感到不解。

莫里森政府的做法也遭到许多前外交官与智库人士的批评。澳大利亚智库“中国事务”主任琳达·雅各布森称,好战言论“毫无建设性”。“这是澳大利亚政府毫无依据地危言耸听(fearmongering)。”

前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加雷斯·埃文斯认为,有些政客毫不掩饰其粗鄙的政治动机,在选举中渲染“战时氛围”,煽动民意朝这方面想。“我认为这是不应该的。”

5月中旬民调显示,自由-国家党联盟(蓝)在多党竞争中领先,但在两党竞争中落后工党(红) 数据:The Poll Bludger

4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澳高官“战鼓已响”言论做出回应:澳大利亚个别政客出于一己私利,热衷发表煽动对立、渲染战争威胁言论,这种做法极不负责任,注定不得人心。他们才是真正的麻烦制造者。我注意到,很多澳国内民众也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不满,认为这种煽动性言论骇人听闻、极为“疯狂”。作为一个长期受益于对华合作的国家,澳大利亚鼓噪“中国威胁论”既不符合事实,又很不道德,终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观察者网)